无名故事贴:集满了56张神龙卡,或许我的人生就没有遗憾

靓男学院编辑部   2018/12/12  浏览量 2,283
靓男学院旨在帮助男生在社交中给与之相爱的女生带来真正的爱情体验,不让大家因为一时不恰当的举措,或是木讷呆板,或是自卑懦弱而错过自己最爱的人。同时我们将继续传递正确恋爱价值观,坚决抵制不良PUA,还“两性情感”一个真正纯净健康的社交环境!

不记得何时从网上看到过一句玩笑“为收集56个民族的神龙卡而努力奋斗”。这固然是没有人会当真的玩笑话,但不得不说的是,作为男人又有谁没想过完成那样的“壮举”。本文即将讲述的,便是与一个新疆姑娘的故事...

与她的聊天中其实并没有太多可圈可点的技巧,真正能说上一二的只有一次对话,是在一次群发后她回复忘了我的职业和名字,当然我本来就没有说过。针对她的那句话我回复了个“这么巧,我们怎么加的好友”。

其实我当然记得她是谁以及怎么加的好友,但她暴露出来的高价值,尤其是对我的打压必须解决,否则价值不平衡会导致主导权的丧失。但切记一定要见好就收,你不是为了怼人而怼人,达到目的即可收手。所以在她态度转变之后我也随即转变。

断断续续的聊天中知道这个姑娘一直在到处浪,一直穿梭于不同的城市。我们的转折点来自加好友两个月后她回南昌的一次邀约。读懂话语背后潜在的含义已经成为了本能,所以我在刷完牙看到她回复的笑脸后直接说尬酒。

凌晨四点多,我与黎明大白刚在海底捞吃完准备回家,突然收到讯息。社交直觉再一次派上用场,很明显她还想喝酒,这一次我们直接敲定见面。

到达榕门路时,一片冷清。被狂风吹落的树叶打着旋儿不时飘落,如果不是两旁依旧亮着的路灯提醒,差点以为是到了什么鬼城。下车后发现酒吧门口站着三个姑娘,其中一个蹲在地上呕吐不止,我以为这就是我们等的人。

我端起笑容走上前去打了声招呼,才尴尬的发现并不是,她们只是也在等待老板过来开门。随意聊了几句后我从身上拿了些纸巾递给她们,示意用来照顾那个呕吐的姑娘。

没等多久老板便到了,进去选择座位时发生一件趣事。那三位临时认识的姑娘执意要我们坐到她们隔壁桌,当然,这个提议被我们否决,因为待会儿我们还有三位姑娘要过来。等待迪娜她们的过程中她们中的一位四川姑娘(后来才得知)频频过来敬酒,我突然发现我所认识的四川姑娘中好像没有难看之人,面前这位同样如此。

目测168的身高和姣好的身材,瓜子脸加上白色的运动鞋和上衣,透出一股非常俏皮的气息,就像一位邻家姑娘般可爱。我们互相开着玩笑,如果不是已经有约,也许我会坐过去和她们一起玩。

正享受着难得的“和尚局”时,迪娜电话过来了,我出门带她们过来。不得不说新疆人确实有血统优势,看着非常像是混血儿。深邃的眼睛和充满异域风情的五官,再加上动人的身材曲线,很容易引人遐想。

迪娜和她的闺蜜们(后文简称N和M)一入座就开始用新疆话交流,大约五六秒后我介入打断了她们的对话:

我:打住打住,都是一个星球的,用什么方言,请用普通话交流谢谢

迪娜:我们三个一见面就用新疆话交流,习惯了。这样,我们自罚一杯。说罢,她们三个举起杯子一饮而尽。老实讲,像这样丝毫不怵酒精的姑娘即便是我也所见不多。用各种理由撒娇耍无赖不喝酒的姑娘见得更多。是尤其是在从晚上九点多喝到现在凌晨五点依旧清醒的情况下,更突显出她们如江海般的酒量。

迪娜:来气氛搞起来,抓手指玩过没有

大白:不如玩点更刺激的,两两一组摇骰子,输的不喝酒,但要完成赢的那一方所提的任何要求,可以理解为大冒险

迪娜一昂头说道:好啊,无所畏惧

第一局我们赢

我:第一次提要求就温柔一点吧,N你在黎明的脸上亲一下

N没有像多数姑娘那样拒绝或者耍赖,而是很干脆的在黎明脸上亲了一下

我:敬你是条汉子,来干杯

又是一局结束,我们输

黎明:冤冤相报何时了,这样,我就不提过分的要求了

迪娜:对啊对啊,冤冤相报何时了嘛,温柔点

黎明:你们两个接吻五秒

我:你牛逼,待会我们赢了提的要求不要拒绝

黎明:赢了再说

我看着迪娜的眼睛:来吧,待会赢回来

迪娜笑着不说话,我明白这个时候只能是男人主动,我揽着迪娜的头靠过来,她没有拒绝,很顺利的我们的嘴碰到一起。这是我第一次和新疆姑娘接吻,我发现她嘴贴上来后这个吻变的无比热情。

我:我感觉我吃亏了

迪娜笑着在我腰上掐了一下:“放屁,我才是吃亏那个”

我贴着她耳朵小声说:那晚点我好好补偿你,把这个亏补回来

说完后我没有去看迪娜的表情也没有给她表达拒绝的机会,直接对着黎明和N说:再来。

无数个再来的背后是已趋于沸腾的气氛,这是我第一次与新疆姑娘的约会,无比热烈,无比迅速,无比暧昧...或许新疆姑娘相对内地姑娘来说,活的更加真实,不会去管社会赋予的矜持框架,只要两个人心理上有了充足的链接,便会不顾一切的扑上来。

准备离开时,另一桌的三个姑娘依旧没走,我和她们打了个招呼便带着迪娜她们走出酒吧,这时才发现天已破晓,街道依旧是那个街道,但路灯已灭,不再清冷,有了些许行人在匆忙的赶着路,我真切的感觉到似乎与他们已经是两个世界的人。

他们也许赶着开始清晨的忙碌,而我们,却赶着回去睡觉。来不及过多遐想,那个四川姑娘冲了出来:

四川姑娘:留个电话呗

我:OK,改天再一起玩

我以为坐在副驾驶的迪娜看不到这一切,恰好手机落在酒吧,于是我给了她电话后转身拿取手机。但回来后却发现迪娜与那个四川姑娘开始争吵起来,四川姑娘一直重复着:对啊我就是要了他电话,迪娜一边一直重复着你什么意思,你想干嘛,一边想冲上去与她“理论”。我们拉着迪娜,四川姑娘的两个同伴也拉着她。终于分隔开后迪娜生气的对我吼:你给了她电话那你就带她走啊,去啊,找她啊。

不得不说女人最懂女人,迪娜的闺蜜其实很清楚,她是想跟我走的,N对我说:你们先走吧,快带她上车。

我牵着她的手往副驾驶上带,迪娜半推半就的也就上了车。这场闹剧总算结束,可这时那个四川姑娘不停拨我手机的行为又激起了迪娜的火气,篇幅所限就不再一一赘述安抚的细节,重要的是我与迪娜,正从清冷的街道,奔向温暖的家...而那个四川姑娘,或许会成为我下一篇文章的女主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