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流氓罪还在,我早被枪毙了一千回!

靓男学院编辑部   2018/05/02  浏览量 1,689
靓男学院旨在帮助男生在社交中给与之相爱的女生带来真正的爱情体验,不让大家因为一时不恰当的举措,或是木讷呆板,或是自卑懦弱而错过自己最爱的人。同时我们将继续传递正确恋爱价值观,坚决抵制不良PUA,还“两性情感”一个真正纯净健康的社交环境!

第一次跟女生打架,是在小学六年级即将要毕业的时候。

我跟班里那个长得最高、最靚、发育得最好的女生(也就是所谓的班花),抱在一起打得难分难解。

激战正酣之时,围观的同学突然大声喊道:“妈呀,她流血了!”

我朝她瞟眼一看,整个人都傻了。

夏日的午后,她那条白色的裤子上被鲜血染红了一大片,红白相间的画面吓得我脸色一阵苍白。

这是我干的吗?

我这身板能干出这样的战绩吗?

我特么好像没打她的屁股啊?

紧张、焦虑、恐惧、不安……各种情绪涌上心头。

再看地上的她,脸蛋红得能挤出血,泪水如雨,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我预感自己即将大祸临头,于是一把抄起桌上的书包,亡命式地逃离学校。

内心的恐惧,让我不敢回家!

天越来越黑,我坐在村里的田埂上紧张地望着村口的公路。

我害怕她会死去,害怕警车会开到我家里把我带走,害怕在十一岁的年纪就被草草地执行枪决。

我TM的该怎么办啊?

月牙高照,蛙声四起,我抱着书包,蹲在田野里第一次流下了后悔的眼泪。

哭累了,就躺在田埂上睡去。

醒来的方式,是被我爸一耳光给干醒的,他愤怒地抓住我的脚后跟,单手将我倒立式地提了起来,一边走一边骂:

“你个挨千刀的,老子跟你妈打着电筒到处找你,你狗日的居然在这儿睡觉,回去看我怎么收拾你”

我心说:骂吧,可劲儿骂,你儿子何止是挨千刀,明天就要喂枪子儿了。

第二天,当我战战兢兢地回到学校时,发现流血的班花健康得不像话。

没伤、没残、没死,世界还是一片和平。

长大后才渐渐明白,原来当年跟班花的那一架,只是恰巧赶上了她来大姨妈。

所以说:

在跟女生的交往中,如果你不了解女生,那么你从一开始就已经输在了起跑线。

暖男之所以成为暖男,只是比一般男生更懂女生。

他们会在女生伤心的时候出租自己的肩膀;

在女生来例假前,备好充足的姨妈巾;

在女生上厕所时,会莫名其妙地递出两张卫生纸。

这就是对两性认知上的差距。

随着年龄不断长大,身体也在发生着变化。

第一次发现自己小弟弟周围长满屌丝的时候,我内心是崩溃的。

为了让自己下半身白一点,我偷偷地在半夜拔下裤子,一手扶屌,一手用打火机点燃屌丝,给它来一个‘灰灰湮灭’!

正所谓‘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用打火机烧只能治标,不能治本,关键还得连根拔起,才能以绝后患。

所以我经常会在半夜拿一个夹文件的铁夹子,对自己进行惨无人道的‘拔毛行动’

每拔完一根,便血珠涌动,疼痛难忍。

‘啊啊啊’的惨叫一度让我爸觉得我是在发春。

后来班里有个同学给我建议说:“你丫废那事儿干嘛,直接把沥青烧开了淋在上面,用冷水一泡,再轻轻一撕,保管它周围几十公尺范围内,寸草不生”

寸草不生是没错,可老子就得断子绝孙啊。

这货的爹妈是做卤菜生意的,他天真地以为我的弟弟能强大到跟卤猪头一样,能扛过200多度的高温。

再说了,我还没牛逼到像加藤非那样,胯下掉个百十来斤的沙包,满大街的甩个不停。

所以,除了火烧、刀剪、用力拔,我似乎找不到其他的办法。

再后来随着荷尔蒙的四处乱射,我嘴角的四周开始长满了胡须,所以拔屌丝变成了拔胡须!

一个铁夹子,两种不同的用法,也算是物尽其用了。

我相信很多上过初中的同学一定对某一节生物课印象深刻。

我们极其渴望老师能把青春期的知识给我们灌输得更细致,更彻底。

但事与愿违,几乎每个学校的每个生物老师都在给你一本正经的瞎扯淡。

什么“遗精是正常的,经常遗就是在耍流氓,交配是正常的,早交就是腐朽的走资派,社会的大毒瘤,思想的不纯洁,以及人性和灵魂的扭曲”

面对‘遗精’和‘性渴望’的问题,老师们给出的解决办法几乎都是出齐的一致:

“多锻炼,多喝水,多运动,把心思放在学习上,面朝黑板,春暖花开”

于是,直到我上高中时,我还固执地认为:男人体内产生卵子,女人体内产生精子。

因为从小听女人骂男人最多的一句话是:“你有个卵用!”

所以我认为书本上解释有误:男人一定是有卵子的!

两性知识的匮乏带给我们的不单单只是焦虑和迷茫:

为什么男生要站着撒尿?而女生是蹲着的?

为什么男生会遗精?女生要来大姨妈?

为什么早恋会受伤?同居会怀孕?

所有的‘为什么’直到你长大成人后都没人告诉你。

老师照本宣科,家长闭口不言,而我们自己,又不好意思问,所以带来的隐患是极其巨大的。

例如第一次跟女生出去开房,我买了一大瓶可乐,书上说可乐可以避孕,所以我准备完事后给她来个可乐浴。

得亏妹子是个老司机,否则儿子现在都能打酱油了。

至于遗精那点破事儿,在我看来,要比看毛片和打飞机更刺激的了。

遗精总在半夜,产生的条件取决于你的春梦尺度。

那些平时你想上又不敢上、想睡又没机会睡的人,只要在梦里,你却可以跟她一夜春宵,真实感要比看片强多了。

等到第二天醒来后,居然还有一种意犹未尽、回味无穷之感。

春梦的主要对象主要集中在三个女人身上,长腿的音乐老师;家住对面的小姐姐(下篇写她);以及不知名的电影明星,偶尔班花还会乱入!

梦里的班花对我惟命是从,让我有了一种孔乙己式的自信,以致于看她的眼神变成了不屑和怜悯。

“别跟我飙,逼急了,信不信老子就在梦里就把你强J了!”

我一直认为,青春期最刺激的事莫过于遗精,刺激的同时,也会衍生出各种苦恼。

我害怕内裤上的污渍会被爹妈发现,害怕隔壁的小姐姐知道我在YY她,害怕下半身指挥大脑,真就把班花给办了。

所以我尝试着用老师教的方法,多运动,多喝水,以此来减轻遗精的频率。

然而并没卵用……

直到有一天,我闯入基友的家里,发现他一边看着毛片,一边打着飞机。

正待逃离,他叫住了我,取出VCD里面的光盘放到我手里,用某位作家的语气对我进行说教:

尿满则流,精满则溢,尿满了上厕所,精满了打飞机,大自然的规律,不要大惊小怪,一副没教养的样儿!”

从此以后,遗精成了我的奢望,床单干净了,心灵净化了,连思想觉悟,都提高了。

每个男人都有两次生命,一次是出生,一次是遇见毛片。

有时候打开地理课本,看到日本这个国家,我由衷地感到钦佩:

我们用7%的耕地,养活占世界22%人口,而他们,用世界1.5%的人口,产出了世界90%的毛片,确实让人肃然起敬。

其实男人和女人,爱情与性爱,是每个人一生必将接触和经历的过程。

身为家长,一味的避讳、隐瞒都是极其错误的。

好比我爸妈从小就让我好好学习,远离爱情!他们总是教育我不要早恋,却又不告诉我为什么?

等大学毕业参加工作后,他们又突然让我赶紧恋爱、结婚、生子!

我特么一辈子没看过小黄书,没阅览过小毛片,而且连女人这个物种都没搞清楚,你就叫我谈情说爱、繁衍后代?这不是坑儿子么?

曾看过一则新闻:有一对博士夫妻,结婚三年没孩子,去医院检查也不是不孕不育,真正的原因却是:俩口子婚后根本没行房事,他们以为躺在一张床上就会自然怀孕!

别不信,真事儿!

面对两性问题,其实我们更应该做的是有效的疏导。

如果将来我有了儿子,我会给他看《动物世界》,让他聆听赵忠祥的声音。

通过观摩动物的交配、繁衍、迁徙、生存、死亡,来正确地告诉他:你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

如果将来我有了女儿,我会教她怎么学会自我保护,分清楚‘关怀’和‘猥亵’的定义;讲明白‘早恋’和‘人流’的危害。

等到孩子们成年以后,还得让他们知道:

人生苦短,在生如夏花的年纪,

谈配谈的爱!

交配交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