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知道自己迟早会死,所以活得恬不知耻

靓男学院编辑部   2017/10/08  浏览量 3,930
靓男学院旨在帮助男生在社交中给与之相爱的女生带来真正的爱情体验,不让大家因为一时不恰当的举措,或是木讷呆板,或是自卑懦弱而错过自己最爱的人。同时我们将继续传递正确恋爱价值观,坚决抵制不良PUA,还“两性情感”一个真正纯净健康的社交环境!

街角边的酒店,走廊尽头的房间。

潮湿的床单上,有陌生人的气味。

 

黑夜里的站台,末班车即将离开。

在欲望的后面,是腥臭的汗水和空洞的双眼。

【五个月前,初逢人间四月天】

 

在泰安古镇的长凳上,她放下手电,点了支烟。

散落在腰间的头发里有泥土的清香。

 

夜很深,甚至来不及看清她的脸。

 

时间:2017年4月2日,凌晨一点。

地点:成都青城后山。

 

我错过了去青城后山的最后一趟火车。

于是蹭了一辆顺风车,从火车北站出发。

背着三瓶脉动两袋饼干,终于在凌晨1点,站在了泰安古镇的街上。

 

深夜潜入青城后山的山脚,集万千智慧于一身的我,巧妙的躲过了20块的门票钱。

 

最后却因为错过火车而额外支付了260块的顺风车费。

 

泰安古镇位于青城后山。

相比于香火鼎盛的青城前山,显得有些寥落。

 

 

和诸多古镇一样,这里的木质建筑上被人为漆上赤红新色。

 

在白天,沿街的商铺里,陈列着许多淘宝上一搜一大把的饰品、玩具。

 

它们被搬运、迁移,放在木头搭成的房子里。

从当起了纪念品的角色。

 

被贴上高出自身几倍的价格出售。

让外在的光艳迷离双眼。

看不见自身的价值。

 

享受被人随意参观、把弄的过程,被拿起又放下。

 

远道而来的人向老板鄙弃它们的价值,压低它们的价钱。

 

双方僵持三分钟,互不退让。

最终它们又回到柜台里,摆出之前那副任人宰割的模样。

 

 

这让我想起,办公室里的那几株观赏花。

知道自己迟早会死,所以开得恬不知耻。

 


雨水开始细碎地亲吻脚下的石板路。

以及我的脸,她的发。

 

她盘着腿点着烟,坐在石凳上。

我直径向她走去:“美女,借个火。”

 

万事开头难,然后中间难,最后结尾难。

 

除了问她是不是也错过了火车导致变成午夜孤魂以外,我找不到别的话题和她搭话。

 

她晃了晃手电,说她一会儿走夜路上山。

“一起吗?不然你一会儿你就没火点烟了。”

 

我怀疑她是山里的妖精,准备大半夜把我骗上山去吸干我的精气。

 

夜路上山,疯了吧?

 

于是我把烟一掐,说:“好啊。”

 

 

研究路线,我们用了整整一首歌的时间。

最后决定从飞泉沟上山,到山顶后从五龙沟过栈道再回到古镇。

 

在出发前,我甚至没有来得及看清她的脸。

 

 

一望无际的夜,不见五指的黑。

 

夜里的山路极不好走,树丛里轻微的响动就能让内心充满恐慌。

 

陌生,寂静,未知。

唯一的方向来自自己手里照出来的光。

 

“你为什么要夜路上山?”

 

当时,她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在我们回到山下后,她躺在我身边告诉了我答案。

 

上山的路上我们很少有对话,像两只黑夜里的猫。

小心翼翼,时刻保持警觉和尽可能的安静。

 

7个小时后,我们走过了半山腰。

 

 

雨停了,天色开始透亮。

 

 

我们在中途的小栈做了短暂的休息。

她分享了两首歌给我听《春光乍泄》、《偷情》。

 

躲在烟云后面的太阳,淡淡绯红。

这是少女的面庞。

 

很想拍下来,但是身边没有相机。

她说以前看见美的风景,就忍不住想要留下来。

 

后来发现倾慕不同于占有。

很多事情,即便想要去拥有,时机也不一定给予满足。

 

于是我们相对而坐,安静地听歌。

看远方的这片绯红在云雾里逐渐消散。

 

心态放的很低,享受着属于自己的时间。

 

 

当天,我们成为了“白云寺”的第一对访客。

 

白云寺地处青城后山山顶,没有青城前山的香火丰腴。

在08年汶川地震之后,本就狭小的寺庙更加残旧破败。

 

 

坍塌的墙面,香炉里几只残烛。

褪去光鲜,反而给我一种更加真实的震撼。

 

联想到青城前山的人来人往络绎不绝。

上下山路均可乘坐缆车,风景轻松一见。

 

那些被形形色色人群参观的建筑,和香火鼎盛的石像。

 

它们的价值仅仅只是一张90元的门票。

 

和泰安古镇店里那些任人宰割的饰品一样廉价且悲哀。

 

 

她在白云寺老和尚那里带走了一把锁。

绝大部分的游客都会买一把这样的锁。

刻上自己的名字或者爱人的名字。

 

把锁锁在通往白云寺的铁链上。

祈求平安,或者见证爱情。

 

 

 

不过她的“锁”并没有留在山上。

她没有佛教信仰,徒步登山只是为了慰藉自己的内心。

 

而这把锁的钥匙已经氧化变质。

至今都还挂在我的手上。

 

 

我们坐在亭子里小憩。

她和我聊起了去年自驾在色达路上的风景。

 

和背包客不同。

她没有足够的时间去打工穷游。

 

但会在有限的时间里,尽可能的选择自驾或者徒步的方式旅行。

 

 

真是25岁的她,在平日里尽可能的让自己光鲜亮丽。

 

毕竟这是一个女人最美好的年纪。

 

但是随着年纪越大,她的胆子变的越来越小。

 

看了一场天葬,当尸体的腐臭味面对面向她扑鼻而来的瞬间。

胃里一阵绞痛,她意识到自己原来如此不堪一击。

 

 

不堪一击的,不仅是身体,还有内心。

 

 

父亲已经去世,母亲正在老去。

单身的普通女人,肩膀上担负着责任。

 

很多时候,为了自保,以及稳妥,开始学会三思而后行。

 

不敢轻易换工作,不敢任性做决定。

即便不开心,也只能忍着笑下去。

 

只能通过短暂的出行,排解生活中的郁闷。

看起来的光鲜,天黑之后才会显现出畏首畏尾的原型。

 

 

“只有融入黑夜里,才能正视自己内心的恐惧。”

 

“越是恐惧的,我就越需要去面对。”

 

“因为这些是我的弱点。”

 

“因为生活已经没有了退路。”

 

“我早就过了可以任性的年纪。”

 

她说。

 

 

而我呢?

昨天晚上明明已经没有车了,为什么还非要跑到这里来摸黑淋雨?

 

鬼知道我是着了什么迷。

 

大概是因为青城后山离成都最近,门票又最便宜。

 

我摆出了一个明媚且忧伤的45°角,仰望天空。

 

回忆起,昨天中午自己浑浑噩噩的起了床。

 

拿着手机花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点了个难吃的外卖。

 

刷了会儿朋友圈,打开电脑看了个无聊的综艺。

 

看着屏幕里的人笑得花枝乱颤。

回想起上个月的工作一塌糊涂。

 

又想到三天后的工作成山成海。

还得在便秘般的早高峰里昏昏欲睡。

 

把脑袋扣出血来也无法用工资买到房子。

支付宝里躺着还不完的花呗。

 

试图盘算下怎么做才能挤出点奶粉钱。

结果发自己连恋爱都没开始谈。

 

这样的生活将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无限循环。

 

活着这么累,不如死了算了。

 

突然我就不想活了。

 

2017年4月1日。

 

这天是愚人节,是张国荣忌日,是清明假期第一天。

 

我一个人躺在床上哭得像个三岁的孩子。

 

 

晚上清醒点了,就马不停蹄的跑来这里。

 

“恩,我也是来散心的。”我说。

 

下山是另一条路,有处塌方。

我们互相搀扶着走了一条临时搭建出来的应急通道。

 

陆陆续续遇见了其他的游客。

有的人因为栈道陡峭半路折返,我怀疑他们登山的用心。

 

不如刻一块“到此一游”的碑。

矗立在山脚下就好了。

 

他们只需要对着“到此一游”四个大字怼个自拍。

就可以去古镇吃“一根面”配“叫花鸡”。

省了爬到一半又倒回去这点功夫,岂不完美。

 

背包被与浸湿之后更加沉重,她的肩膀被勒出两道红印。

 

14个小时的山路雨行,连续几千上万个石阶上下参差高低错落。

 

两条腿剧从疼痛,到麻木,再到忍不住地发抖。

 

4月天竟也觉得寒冷,疲惫和饥饿相互充斥。

遇见凉亭我们也不敢多做休息,稍微停下来就会睡着。

 

有没有哪个瞬间,会让你倒吸一口凉气?

 

冬天碰了冷水,紧接着一阵风砸过来。

 

关节猛地一下撞在桌角上。

 

写黑板,粉笔断掉,指甲在黑板上呲出尖锐的声音。

 

老板炸毛了,并在群里@你。

 

···

 

还有就是当我们在下山路上的凉亭小憩后,站起来的瞬间。

 

倒吸N口凉气。

 

回到山脚古镇,吃到了一晚热腾腾的面,洗了有史以来最舒服的热水澡。

 

在她心里,积郁了一天,或者一年,甚至更久的疲惫、恐惧、压抑、委屈,在这一瞬间迸发。

 

这时候我发现,“坚强”和“脆弱”有时候并不冲突。

 

她能独自抗住这些年所有的荆棘和困顿。

也能在另一个陌生人怀里哭的像个残废。

 

我抱着她,在那个被汗水潮湿的陌生旅店里。

和陌生的人,睡了这半年来最踏实的一觉。

 

 

很多路,始终要自己走过,花费体力、精力以及时间为代价,才能收获这段路给予当事人的力量。

 

它似乎什么都改变不了。

 

路走完了,生活一如既往。

我仍旧要在便秘的上下班高峰里循环自己的每一天。

 

它似乎又能够改变很多。

 

路走过了,生命更有力量。

至少我现在敢于担负肩上的责任,而且我不想死了,活着挺好的。

 

它就像一本书。

 

有的路走过了,相比起其他的书,就多了几张彩页。

 

或者像是我碎碎念的这些文字一样。

 

虽然不能像食物一样填饱肚子,但它能喂饱大脑。

而且不会发胖。

 

这大概就是行走的意义。

 

 

后海有树的院子。

夏代有工的玉。

 

此时此刻的云。

二十来岁的你。

 

旅途中的“艳遇”本就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事情。

分别前,我甚至来不及问她的名字。

 

 

游记就讲到这里。

 

千万别纠结汗水潮湿了棉被的那一晚,是否发生了羞羞的事情。

 

25年了,性生活是我唯一能自理的生活。

 

我需要活在当下。

 

而故事里的“我”,性别并不重要。

 

你认为“我”是男的,我就是男的。

你认为“我”是女的,我就是女的。

你也可以说,我和她,本就是同一个人。

 

重要的是,青城后山的夜雨,以及色达天葬的腐臭,都是真实的。

 

包括我的泪水和她的背影。